坚守百年造船技艺

您当前的位置 : 文化漳浦     2017-03-02 09:04    来源:漳浦新闻网    编辑:邱枫    
字体:【

  漳浦新闻网讯(通讯员  林惠卿  严峥)“订单太多,人手太少,只好推掉一部分了,可惜啊! ”漳浦佛昙造船世家第四代传人林永麟老师傅连连叹息。一批新造的木船刚刚交货,广东南澳、汕头等地的订单又接踵而至。这本是一件喜事,可年逾古稀的林师傅有点力不从心:年纪大了,又没人接手,订单太多,怕没办法按时交货。

工人在锯木料

  百年技艺舅甥俩接过衣钵

  中国历史上,关于木船制造,素有“海舟以福建为上”(注:宋代吕颐浩语)、“东南之利,舶商居其一”(注:宋神宗诏书)的说法,福建手工造船的历史悠久,其中以泉州和漳州的漳浦为甚。据《佛昙镇志》记载,早在宋代佛昙港开发利用时就有人从事船业制造,到了明朝,造船业一度比较发达。现在,当地每逢端午节,我们总能看到一艘艘形状各异、色彩鲜明的龙舟在美丽的鸿儒江上竞相驰骋,这一艘艘漂亮的龙舟大都出自佛昙木船制造世家的传承人杨炳成、林永麟舅甥俩之手,他们从事木船制作已50多年。

  早在1890年,他们的始祖杨鸿印就在佛昙的先锋村石蛇尾创办“协顺”造船厂,自任技师,传授造船技艺。杨鸿印逝世后,子承父业,兄弟们自立门户,分别经营“协顺南记”和“协顺通记”造船厂,从此以后,造船技艺一代一代地传承下来。 “1985年,造船厂重新下放承包,我从那年重拾旧业,成立连山造船厂,至今从未中断制造木船。 ”林永麟说。

工人在铆船钉

  “赐子千金,不如教子一技”

  回想起自己的传承之路,林永麟师傅历历在目。他上高一时,为了不让祖传的造船技术荒废,也为了子孙后代能够掌握一技之长藉以谋生,他的姥爷让他放弃学业,到造船厂当学徒。 “当学徒的日子很苦,一开始就要帮师傅打下手。 ”初当学徒时,林永麟不仅要做锯木料、钉边、补缝之类的活计,还要负责煮饭、打扫卫生等家务活,甚至连师傅的衣服也要洗。在漳浦,木船制作技艺传承形式多为师徒传承和家族传承,师傅言传身教,徒弟在师傅的指导下实际操作,从简单的工序做起,边摸索边领悟。因林永麟肯吃苦,爱动脑筋,每一次看到师傅挥斧造船,他便一边留心观察,一边认真研学,苦练造船基本功,因此上手比较快。

  造船技术难度大、工序繁多,没下番苦功夫很难掌握其中堂奥,因此建造一艘中等规模的木船,从最初的定尺寸到最后的成品,往往要五六个工人耗时几个月才能完成。 “木船制作多以杉木、樟木、松木、苧麻丝和桐油灰为材料,主要有放样、下料、造船壳、凿船缝、油漆等几道工序。”正在船厂干活的杨师傅向记者介绍造船主要工序,他说虽然造船只是简单的五道工序,但其中的小工序却复杂琐碎,各方面都要非常准确、精密。就铆船钉这个工序而言,全船要铆上2000多个螺丝钉,以保证船上的各个板块能够连接住、固定住。造船的补缝程序也很重要,它主要是用苧麻丝蘸上桐油灰填补船上的缝隙,以防船只进水,确保做到“滴水不漏”。

工人在缝补木船

  船匠日渐稀少技艺谁可传承

  “漳浦县造船业鼎盛时期应该是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,那时的船只制造全靠船匠集体配合、手工打造,船匠在岸边安营扎寨,锯木声、打锤声不绝于耳,造船场面热闹非凡。”说起以前造船的热闹场面,杨炳成老先生眼睛里闪烁着光芒。他说,漳浦县除了佛昙,旧镇、六鳌、深土等乡镇也有人在从事船只制造。如今,为迎合市场,大部分的业主们打造木船之余,也制造钢质船只。船只用途也不断扩充,从原来的渔船、龙舟、运输船发展到现在的观光旅游船、远洋船等,除销售本地外,也销往龙海、晋江、厦门、广东各地,甚至远销荷兰。难得的是,虽然目前全国的造船市场趋于萎缩,日益萧条,但杨家后代几个造船厂基本上保持着盈利的稳定状态。

  不过令杨家人担忧的是,由于造船制作工艺复杂、技术难度大、体力消耗大、习艺周期长,很多年轻人都不愿学,后辈大都另谋出路,因而面临技艺失传的危机。

  “现在,都会尽量动员族内的年轻人学习造船技艺,一定要让祖传的技艺继续传承下去。”展望木船制作的前景,林老师傅忧心忡忡。他表示,木船制造工艺独特,具有较高的技术含量,是祖辈世代传承、长期积累的宝贵财富,希望这项技艺后继有人。

X
选择其他平台 >>
分享到